2014年05月21日

让文物说话|考古学家中的“段子手” 带着三星堆又火了一把

  6月30日晚,在《开讲啦》“触摸古今,传承文明”系列的第一期节目中,四川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带着四川“特产”三星堆,和全国观众分享考古知识,又一次将四川文化用“活生生”的方式展示了一遍。在幽默的演讲、轻松的氛围中,三星堆又火了一把。这与古蜀文明本身具有的辨识度,以及多年来四川考古工作的系统创新是分不开的。

  前往节目录制现场前,高大伦正在深圳参加一个考古工作会,害怕飞机晚点,他提前一天,连夜飞往北京。而节目中的谈话,也是完全没有备稿的。他在心中稍作了准备,便以一种轻松的状态,和同学们、嘉宾在现场交流。“现场我大概讲了有3个多小时,过程中大家笑声不断。”高大伦说。

  没有穿西服、蹬皮鞋,高大伦和平常一样,穿着一件黄色polo衫,一条休闲裤,一双考古人最常见的户外鞋,便上了讲台。看了预告片,一位学生评论:“做考古的人完全不会因为要上CCTV就去换件衣服,高老师平时上课就这么穿,出镜率最高的衣服。”

  高大伦也笑了。“我差不多十年没有穿过西服皮鞋了,在我们考古院,你刚坐到可能就要喊你下去,去考古现场,咋个可能穿西服皮鞋嘛。”他说,穿便装,就是自己的工作状态。

  在节目播出前,一小段剪辑过的短片在网络上广为流传。短片中,主持人撒贝宁形容,三星堆博物馆是他去过的所有博物馆里,最能进入梦境的,面对奇形怪状的青铜面具,就像在和另外一个文明对话。面对“三星堆是不是“天外文明”的呼声,高大伦负责任的告诉大家:“三星堆绝对不是外星人,事实上,不用学考古,你们只要喜欢看电影的都知道,外星人只降落在美国。”这个回答让不少网友笑称,高大伦是“考古学家中的段子手”。

  “在时间有限的情况下,如果我严肃的一二三点的给大家解释,既耽误了时间,也达不到好的效果。”高大伦说,其实这纯粹就是一个调侃的回答,急中生智,没想到传播效果还不错。

  三星堆是二十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。遗址位于四川省广汉市西北的鸭子河南岸,保护范围12平方千米,距今已有5000至3000年历史,是迄今在西南地区发现的范围最大、延续时间最长、文化内涵最丰富的古城、古国、古蜀文化遗址。

  多年来,高大伦也从一个观摩发掘现场的旁观者,成为引领发掘的组织者。高大伦笑言,考古工作中,“坑”是最美的“意外”。在绝大部分人不爱“挖坑”或“被挖坑”的情况下,考古人对于“坑”是有特殊感情的。“我们单位的人都知道一个‘小道理’,那就是‘吃水不忘挖井人,幸福依赖祭祀坑’。”高大伦将这句话融入了考古院的院史教育。

  他觉得,三星堆最具有价值的地方,在于它的特别之处。“三星堆很特别,作为一个文明,它的内涵、特点,它所达到的高度,是全中国甚至全世界绝无仅有的。”高大伦说,文明的历史悠久是它的一个方面,而文明的特点则是考古学家研究它们的另一个重要价值。

  两千多年,一个文明在三星堆遗址孕育诞生,成长,发展,达到高峰,然后走向衰落,融入中华文明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这是中国研究文明起源,文明形成,文明发展,最理想的标本。

  节目中,高大伦选取了三件三星堆祭祀坑出土的文物,从宇宙观、到信仰崇拜,印证历史传说的真实性,为观众还原了三千多年前这一段文明的发展进程。金杖,揭示着古蜀国国王鱼凫的身份,青铜纵目面具还原了古蜀国的地貌及文明特征,瑰丽奇特的神树则令中国古代十个太阳的传说有所依据。

  和三星堆一样,四川的考古大发现并非孤例。“江口沉银”遗址、金沙遗址、刘家寨、石柱地、罗家坝,这些名字都令人耳熟能详。这背后,是一群考古人的付出。在高大伦看来,考古事业上,成功的事莫过于考古有所发现,更成功的莫过于和大家分享考古发现。

  事实上,不只是在《开讲啦》上的谈话,这些年来,高大伦和他的同事们在传播考古中做的工作还有许多。拍摄制作考古宣传专题片、做考古成果展出、策划考古夏令营、主动走进高校、走进社区、让公众更多的参与到考古工作中来……这些年来,四川文物考古研究院创新了一系列做法,让文物活起来。

  “让文物活起来,让更多的人了解考古知识,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。”高大伦打了一个比方,就在今年入选全国十大的“江口沉银”考古发掘工作中,四川文物考古研究院开了许多业界先例。比如,在考古发掘前、发掘中、发掘后及时对外发布新闻;在全国招募志愿者,参与考古发掘工作的全过程;开创水下考古等新方法和新技术。就在国家博物馆刚刚开始的江口考古展览中,省考古院还派出了专业的考古队员,同时走进学校和社区,向公众介绍考古发掘过程,科普考古知识。

  文物移动医院、西部文化探险、考古虚拟实验馆的开设,水下考古工作的展开……他细数着这些事例,讲述着这些年来四川考古工作的创新。“我们所做的这些公众考古的工作,就是让文物活起来的生动事例。”高大伦说着,语气中透露着骄傲。“在考古工作的系统创新方面,我认为我们四川肯定是全国第一。”

  他始终觉得,要站在全国、全世界的角度上探讨四川考古发现,才能更好的彰显出四川文化的特性,找到四川文化在人类发展坐标中的位置。也正是带着这样的想法,高大伦还曾率领中国考古队,独立挖下了“走出国门的第一铲”。